远看山有色,近听水无声《聊斋 画壁》译文翻译

************
本站联系方式在上面!!!
************

《聊斋 画 壁》  
“远看山有色,近听水无声;春去花还在,人来鸟不惊。”这首诗描绘的就是观画者的心境。下面这则故事讲的却是“人入画”的故事。有一天,孟龙潭和朱举人偶然走进一座僧庙。庙内的殿宇和禅房都不是很宽敞,一打听,才知这里只有一位老和尚。老和尚听见客人问话,赶紧整了整身上的衣服出来迎接,并引客人到处游览。殿堂两侧的壁画非常精妙,壁画上的人物个个栩栩如生。东边壁上画的是天女散花图。图上有一个披着长发的仙女,手拈鲜花微笑着,眼波流盼。朱举人目不转睛地望着这位仙女,不知不觉心动神摇,竟站在那里冥思凝想起来。他忽然觉得自己的身体轻飘飘的像腾云驾雾一样,飞到壁画上去了。只见楼阁重迭,已不再是人间世界。忽见一个老和尚坐在法坛上讲经说法,有许多和尚在周围站着听讲。朱举人也混杂在众和尚中间站着听讲。忽然,他感觉到有人暗中在扯他的衣袖,回头一看,原来就是那位披发拈花的仙女。仙女对他微微一笑,就朝前走了。朱举人连忙跟了上去。仙女走过有曲栏的走廊,进入一间小室里面,朱举人在室外犹豫不前,进进退退。少女回过头来,举起手中的鲜花,远远地做出要他进来的手势,朱举人这才快步走进小屋。过了不一会儿,忽然听到屋外靴声铿铿、锁声锵锵,紧接着便是粗野的吆喝声和纷杂的辩说声。仙女连忙与朱举人一起向外边偷看,只见一个身穿金甲的使者,面色漆黑,一手拿着铁锁链,一手提着铁锤,众女子都站在他周围。使者问:“全到齐了吗?”众女回答说:“都到齐了。”使者说:“假如有谁私藏下界凡人,你们应共同检举她,切莫自找麻烦。”众女又一齐回答说:“没有这样的事。”使者转过身去,瞪着两只鹰一样锐利的眼睛,在屋里四处扫视,似乎将要搜索全屋。仙女吓得要死,脸色像死灰一样,惊慌地对朱举人小声说:“你赶快钻到床底下去!”她一边说,一边打开壁上的小门,仓促地逃走了。朱举人趴在床底下,吓得大气也不敢出垂。一会儿他听到靴声响,有人来房内,然后又出去。一会儿又听到喧哗声越来越远,他心里才稍微安定了一点。然而门外经常有来往说话声。朱举人因蜷缩床下太久,觉得耳内像蝉叫一样嗡嗡作响,两眼直冒金花,那种痛苦不堪的情形简直无法忍受,只好强制自己静听屋外的动静,耐心等待仙女进来放他出去,他甚至连自己是从哪里来的都忘记了。
  孟龙潭也在殿中观赏壁画,可等他想起同来的朱举人,转眼一看却不见了,便问老和尚。老和尚笑着说:“他前去听讲经说法了。”孟接着又问:“在什么地方?” 老和尚说:“前面不远。”过了一会儿,老和尚用手指轻弹墙壁喊道:“朱施主,玩了这么长时间还不出来?”这回壁画上马上现出朱举人的头像,只见他侧着耳朵站在那里,似乎在听、在看。老和尚又喊道:“你的朋友已等你多时了!”朱举人这时才从墙上飘落下来,灰心丧气,如同木头般地呆站着,两眼痴呆无神,双脚颤抖发软。孟龙潭见他这个样子大吃一惊,忙问他是怎么一回事。朱举人把自己的经历说了一番,说当时自己正趴在床下,忽听到雷鸣般的叩击声(老和尚弹壁声),便出房来探听。他们三人再同看壁画上的拈花仙女时,见她头上螺髻已高高翘起,已不再是前面所看到的垂髻仙女了。朱举人吃惊地给老和尚行礼,请他说明这件怪事的由来。老和尚笑着说:“幻景都是由人的内心产生来的,我怎么能说得清楚呢?”朱举人因疑团解不开而心灰意冷,孟龙潭因担惊受怕而傍徨无主了。二人只得起身,顺着层层台阶走出了寺庙。

精品阅读,精品奉献!

Related Posts:

  • No Related Posts

发表评论

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。 必填项已用*标注