80.用经济学原来进行炒房炒股的投机:赢者诅咒——赢了比赛却输了结果

************
本站联系方式在上面!!!
************

80.赢者诅咒:赢了比赛却输了结果

假如你手里有一个存罐钱,里边有10个一块钱的硬币,如果你想在不往里投硬币的情况下让它变得更多一点,不妨举行一场拍卖会。不告诉竞拍者罐子里有多少钱,但可以让他们摇一摇,根据响声猜里边大概是多少钱,然后请大家出价。最后的结果很可能是这样的:大多数人给出的价格低于10块钱,因为人们是害泊风险的。但最后成功拍得罐子者的出价很可能高于10块钱。这样他扁得了拍卖,却输了钱。这就是“赢者诅咒”。

赢者诅咒是指在任何形式的拍卖中,由于拍卖品的价值是不确定的,家得拍卖品的中标者很可能对拍卖品估价过高,支付了超过其价值的价格,从而赢得的拍卖品的收益会低于正常收益甚至为负。

80.用经济学原来进行炒房炒股的投机:赢者诅咒——赢了比赛却输了结果

80.用经济学原来进行炒房炒股的投机:赢者诅咒——赢了比赛却输了结果

这个有意思的经济现象最早由三位工程师卡彭、克拉普和坎贝尔发现。而拍卖存钱罐的案例则是由马克斯,巴泽尔曼和威廉姆·萨缪尔森实际进行过的。他们在波士顿大学对选修微观经济学课程的MBA学生做了这个实验,在12个班级总共进行了48次拍卖。他们的罐子里总共有8美元,而赢者的平均出价是10.01美元,平均每个高者亏损2.01美元。

经济学总是假设人们都是理性的,然而底者诅咒却让人对此感到沮丧。按理说,理性的人不会出比价值更高的价格去购买东西,可是一次次的拍卖会让人们哑口无言。在1969年阿拉斯加北湾原油开采权的出售过程中,哀者的出价是9亿美元,而次高的投标却只有3.7亿美元。在26%的拍卖案例中,中标价超出了次高价的4倍甚至更多;在77%的拍卖案例中,中标价超出了次高价至少2倍。可是,我们能说所有赢者都是“非理性”的吗?恐怕不能确定。其实底者也是在寻找最合理的出价,只不过他们的顶期可能太乐观了一些。诚如泰勒所言:“寻求合理决策的人总是陷入理智和情感的纠葛,一会儿表现出超凡的冷静,一会儿又表现出天真和幼稚。”

就拿购买股票来说,市场上的股票稂莠不齐,散户很难对其做出准确区分。当散户和机构同时购买股票的时候,由于机构对股票的了解更多,那些有投资潜力的股票就被机构抢先购买了,散户买不到。等散户好不容易买到手,发现要么价位不合适,要么是机构不要的股票。于是散户遭遇了岚者诅咒,即看似散户成了寡家,实际上是拿着.烫手的山芋”,反倒成了输家。

赢者诅咒普遍存在,比如在艺术品、兰花甚至土地和房屋等领域的投资过程中,最终的赢者总是容易被“诅咒”,其根本原因就在于我们的理性很有限。近年来,赢者诅咒体现得最淋漓尽致的无疑就是土地拍卖中各大城市涌现“地王”的现象。

例如,2007年,杭州楼市盛产天价地块,近10宗地王级地块,在血腥的夺地大战之中浮现。经过一年多的“垫伏”,杭商院地块、杭汽发地块、原金松洗衣机厂地块、原东南面粉厂地块等“西湖地王”,在2009年的早春陆续有了新动向。

不过,这个新动向不是底者们大赚特赚的消息,而是随着楼面地价进一步下行,这些西湖地王们庞大的存货资产减值的风险进一步增大,昔日的天价地王们如今正在“为保本而战”。当时,周边楼盘的房价已经普遍低于地王们当时拍下的楼面地价,面粉比面包贵的现象真实上演。这似乎正印证了庞者诅咒鼻祖卡彭等人的一句话:“如果谁对他认为值得的一块土地进行投标,从长期来看,他都会输得梢光。”

虽然赢者诅咒通常都是指拍卖中的现象,但在股票购买、投标、公司并豹等方面,因为对自我经营能力或未来获利预期过于乐观,而造成以高于市价购买标的,最终造成损失或利润小于预期的现象,也可用赢者诅咒来形容。

精品阅读,精品奉献!

Related Posts:

发表评论

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。 必填项已用*标注